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吃货变成了苦力,帮老师洗内内的小JQ





近半年的教育实习已经结束,然後回家休息。到他的学校执教的申请已经提交了,只能静静地等待通知啦!记得以前当学生的时候,每天都是揣著老师早,老师好,老师再见在教室中相遇。现在呢,是老师的同事了吧。应该准备些什麽啊- -好头疼:)每天带著重逢的心情等著通知书的下来。只是,过了这麽些年,你还记得课堂上那个很喜欢胡闹,很喜欢折腾的坏学生麽。师生关系冷淡的狠吧,都不知道怎麽才可以离你更近呢。
 通知书下来了。到学校报导的第一天,就见到了他,还是他领我去的单身教室宿舍。而且,我就在他隔壁哦!啊哈,他也单身吗?真是幸福呢。“老师好,以後请多多指教啊。”他摸了摸我的头,然後笑容满满的说,“没想到当年如此淘气的你,目标居然也是当老师啊。”我脸红了起来,推开了他在我头发上揉搓的手,严重抗议道,“我现在不小了,也不淘气了。”徐毅收回了手,点著头感叹道,“可不是啊,岁月不饶人呢,你大了,老师都老了!”我连忙摇头,“不不不,没老,帅的狠,可勾人了!”
 中午的时候,我决定请老师去外面吃饭,联络联络师生感情。於是,我敲来了隔壁宿舍的门。“咚-咚--咚---”“老师老师,开门啊~”“谁呢......”“我不是大灰狼!”我恶趣味的说。门一打开,一阵香味迎面扑来。“不好意思,我在忙著炒菜呢”他带著歉意的说。“啊!我准备请老师去外面吃饭呢,庆祝我们的师生重逢啊。真是太失望了!”我一边摇头,一边准备离开。老师喊住了我,“等等,不如就在我这边吃吧。”我点点头,眼里冒著好多的星星,“好幸福啊,能够吃到老师煮的菜~”“没什麽呢,就家常菜而已,快过来吧。”老师招呼著我坐下,并从厨房里面拿出了另外双碗筷。然後端出了水煮肉片和炒菜心。“好香啊- -我肚里的馋虫都跑出来了!~”看著老师跑进跑出的忙活著,想帮忙却帮不上,好吧,我安心当吃货了!老师一边帮我夹菜,一边问道,“你试试口味,看会不会太咸或者太淡。”我把菜送进嘴里,又扒了几口饭,“好吃,好吃- -色香味俱全啊!可以媲美那些高级大厨了!”“老师,你每天都自己做饭麽?”我好奇的问。“是啊,怎麽了?”“不觉得麻烦麽”我又问。“不会啊,自己动手挺好的!”“那......”我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句话。“恩?”老师抬起头,疑惑的问。“那......我每个月给你交伙食费,天天来你这蹭饭你看行不?”我厚著脸皮的说。老师笑了,“这有什麽,小事啊,钱就不必了,你负责洗碗。”“好好好。”我连忙答应著,生怕答应的慢,老师就反悔了。“对了,你有什麽菜不喜欢吃的麽?”我想了想,然後回答,“不吃胡萝卜!”老师又笑了,“胡萝卜营养高呢,还挑食,真是小孩子一个。”“才不!”我撇撇嘴,“我不要当兔子啊。”老师笑的更得意了,“对对对,你不是兔子,你是大灰狼!”“不不不!”我连忙摇头,“不当大灰狼,要当也是灰太狼,HOHO......”“为什麽呢?”老师疑惑的问。我没有回答,却起身收拾桌面,洗碗去了。然後心里暗自的说了答案,因为灰太狼疼媳妇啊- -所以我也要当一个疼老师的灰太狼。
 “老师,番茄炒鸡蛋好好吃哦,明天我还要吃。”我馋嘴的说。老师摸了摸我的头,宠溺地说,“恩,好,明天给你做。”收拾完饭桌,我捏了捏我的脸,“老师,你有没有觉得我长胖了啊?”老师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个遍,“没感觉呢,不过胖点好- -健康啊!”“不是啊!”,我拉起了上衣,捏了捏我的小肚子,“你看,小肚子好像都大了一圈。”老师眯著眼看著我的小肚子,“白花花的,肉乎乎,很有爱的,再养胖点就可以拉去卖掉了!”“啊!不要啊!老师,我保证很乖,保证听话,你不要把我卖掉!”我一边撒娇,一边抓起床上的枕头把脸捂著,啊啊啊,好羞涩啊!老师走过来,把我的头从枕头里解救了出来,“别捂著,空气不好!”吓你的,贩卖人口有罪的。”然後一本正经的教训我,“你又不是那些个小姑娘,要苗条做什麽,就把自己养胖点有撒不好。难道天天挨饿折腾去减肥啊?无聊不无聊!你啊,就别盯著你的肚子了。”最後老师神秘兮兮的靠过来,在我耳边说了句悄悄话,“其实,我也是有小肚子的。”“啊!”我觉得不可能,於是把头晃的跟拨浪鼓似的。老师见我不相信,於是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肚皮上,“你捏捏看,是不是真的。”我轻轻的捏了下,又轻轻的捏了两下。把老师逗笑了。“哈哈哈哈- -老师那麽瘦都有小肚子啊,哈哈哈哈....”我笑的可开心了。“好了,别笑了,小心笑多了,嘴变三瓣,成兔子。”我把头靠老师肩上,“老师,我们一起努力当胖子吧。无聊的时候呢,我们还可以一起互相捏捏小肚子啊。”“好的。”老师肯定的说。“必须朝成为胖子的方向努力!加油吧!”
 真是幸福,在老师身边的日子。每天都过得很充实,每天都在老师身边安心当吃货,基本上不烦恼什麽。感觉老师大人好像很万能的样子,什麽都会,连君子远庖厨都是无视。如果像我......想起自己的厨艺,吐了吐舌头,可怕的狠!看现在的样子,应该没有我展示厨艺的机会吧,庆幸,庆幸......
作家的话:
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的特别快,可是为什麽幸福以後就是悲催。我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一边想事情,一边在画圈圈写诅咒。等诅咒够,画累了,我就趴桌子上了,然後一趴不起得了!“天啊!为什麽要对我这麽残忍,难道是因为我以前欺负老师的次数太多的缘故吗?”我低声的吼著。徐毅刚上完课走进办公室就看到这样的情景。汪杰趴在桌子上愁苦的不得了,嘴里呢喃著一堆话,看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。徐毅放下手中的课本和教案,走过去拍我的肩膀,好奇的问,“怎麽了哦,天没有塌下来啊!”我无精打采的看了一眼他在我肩膀上的手,又趴桌子上了,“快了快了,天已经开始倾斜了,马上就要崩塌了,快逃吧!我真想趴桌子上然後就不起来了,我诅咒那个主任,我画圈圈诅咒他诅咒他。”徐毅笑了出声,“你诅咒啊,小心他整你。”我无奈的说,“已经整了!什麽公开课嘛,要我命了,根本是超我能力之外的任务了,而且是不得不完成的任务!我明明才刚结束实习,每天上课都紧张的不得了。好了,现在直接让我弄个公开课,我不活了,我不活了!哎,我画圈圈,画圈圈......”徐毅笑得更大声了,“恩,公开课吗?也不是没办法。”
 听到这话,我兴奋地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身,一把抱住了徐毅,“老师,好老师,帮帮我,一定要帮帮我啊。”徐毅认真地想了想,然後脸上带著狡黠的笑意,故作严肃的开口,“那我帮忙啊,那可是需要报酬的哦!”我听到这句话,脸上的高兴瞬间全无,又变成了苦瓜般的难过起来。我咬了咬唇,“老师,那我给你当苦力。给你洗一个月的衣服啊。”徐毅想了想,摇摇头,口气如之前的严肃,“太短了。”“那......三......个月吧。”我犹豫的说,声音拉得老长老长。徐毅又想了想,又摇摇头,严肃的口气变淡了点,“还是太短了。”“那半年吧!最多半年!再多我就没了......”我一脸委屈地看著老师,然後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。徐毅笑了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直线了,“成交,我帮你写公开课的大纲。”我抬起了头,怨妇般的眼神看著眼前的老师大人,真是郁闷的无话可说。哪有这样压迫自己学生的。突然想起那首歌,“长大後,我就成了你......”我大声的吼起来,“长大後,我就成了你......的苦力。”徐毅听到了我的吼叫,还有那被折磨地不成形的歌啊,办公室里面传出来的更是一阵豪爽的笑声。
 刚上完课回宿舍,想到刚刚课堂上淘气的捣蛋鬼们,和我当年可有得一拼,我扑哧一笑,也就他忍的了,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如此好脾气并且温文儒雅的老师了吧,至少我就不是。喝了口水,然後关掉宿舍门,就到隔壁找老师了。老师在厨房里面忙活著。我凑前去问,“要帮忙吗?”老师点头说,“好,把菜洗洗,然後切切。”我很快就弄好了,这下我的手又空了。想起我苦力的活,我就拿起老师桶里换洗的衣服。我认命的一边撒洗衣服,一边用力揉揉搓搓。可是我拿过内裤准备要洗的时候,我呆住了,那分明是......独特的男性气味,还有白白的黏糊糊的液体粘在上面,这是?老师梦遗的产物?老师转过身,看到呆呆的我,再看到我手里的内裤,满脸通红,支支吾吾的说,“以後,内裤我自己洗......”他准备上前抢我手里的内裤,我这才回过神来,阻止了他的抢夺,“没事,这有什麽,男人嘛,正常的狠,没什麽的,又不是娘们!”我认真的撒洗衣份,不一会就洗完了。
 吃饭的时候,我第一次觉得老师和我有些疏离的感觉,我们之间好像弥漫著尴尬的气氛。老师只顾著埋头扒饭到嘴里,不说话,也不夹菜,也不看我。我心里闷闷的,怎麽嘛,不就洗你一内裤了!我咬咬牙,恶作剧地往老师的碗里夹起了辣椒。我知道他特恨吃辣椒的!哼,叫你不理我,辣死你!第一块辣椒,老师没有注意,和著饭就吃下去了,我疑惑的看著,难道老师的口味已经变了?我又夹起第二块辣椒放老师碗里,同时留意看著老师的表情和反应,老师没有说话,只是微微蹙眉,嘴里的感觉有些怪怪的。我又困惑又加重了,仍往老师的碗里送上了第三块辣椒。当第三块辣椒吃进嘴的时候,老师终於察觉了。老师捂著嘴,连忙起身倒水,然後咕噜咕噜就把水往嘴里灌,试图冲淡嘴里的辣味。老师一边感受著嘴里难忍的辣味,一边瞪著眼说,“你谋杀啊!”我抬著头,慢悠悠的说,“谁叫你吃饭还乱想些什麽有的没的。我没谋杀,我只是‘可能’加‘不小心’的连续给你夹了几块你不爱吃的辣椒而已。”老师咬著牙说,“算你狠!根本就没长大嘛- -比读书的时候更淘气了!”
 我直接无视老师咬牙切齿的表情,乖乖的收拾著狼藉的桌子。一边洗碗洗碟,一边看著外面的阳光,恩,今天心情真是不错!刚才的一幕好像又回到了很多年前,在课堂上我任性捣蛋的样子。只是这麽些年过去了,老师大人还是很好欺负的哦~哼著不成调的歌声,心里暗暗想著,以後逮住机会就要多多欺负下老师大人,欺负欺负感情就变好了,不会再有因为多年的离别而造成的疏里的生分!转过头看著老师,叹了口气,当初的离别也是没办法的事,我不可能任性的一辈子当小孩来折腾你,如今,我也长成和你齐肩的高度了。再也不会这样了!我再也不会离开你的身边了,永远都不会的......
作家的话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