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消失的时间1~6

消失的時間

字数:11633 作者:skylaoww 2014/02/28首發於:春滿四合院

(第一章)再到G省

中午12點的X市機場,一個男生長得陽光帥氣,拉著一個粉色的行李箱, 旁邊站著一個女生,身材高挑,雖臉帶倦容,但未施粉黛的臉仍然讓人能看到清 純卻略帶驚艷的容貌,眼目流轉間嬌媚的神色若隱若現,高聳的酥胸驕傲的炫耀 著自己的靚麗,前凸後翹的身材讓這候機廳的男人都不禁側目。

換取完登機牌後,那高大帥氣的男子開口了:「小路,現在還能考慮一下我 的建議,陪我一塊回B市吧,在那我可以照顧你。」

小路搖搖頭,說:「謝謝你,小風學長,不用了,我還是決定了去G省,等 著他回去。」

小風點了點頭,說:「那我就送你到這了,以前發生過的不開心的事情,慢 慢就會淡忘的了,在那邊好好找回你自己。」

小路踮了踮腳尖,在小風的臉頰上親了一下,說:「謝謝你!還好有你,不 然我真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。」

小風一手摟過小路的腰,吻了一下小路的額頭,輕聲說:「不用謝我,只是 那韓峰做的事情真的有點過火了,我也是聽指令幹活而已。沒事兒了,以後你和 大明他都可以遠離這樣的生活了。」

小路默默地點了點頭,回想起過去這一年多發生的事情,美眉會館、大明、 太子、小龍,還有那已經讓她有點記不清楚的經歷過的男人們,又緩緩地搖了搖 頭,說:「小風學長,就到這吧,以後你也不要再找我了,你知道的,我想重新 開始。我愛大明,我對你也有好感,但我想走一條新的路,以一個新的身份陪在 他的身邊,一種可以不用離開但也不會太靠近而傷了他的方式。」

小風緊了緊小路的柳腰,霸道地吻上了小路的雙唇,小路也沒有了以往的羞 澀,熱烈地回應著他。良久兩人才分開,小路眼中的春意漸起,小風輕聲地說: 「最後一次吻你了,要不是這裡不是地方,我一定找個地方好好地和你再打上一 炮。嘿嘿!」

小路無語地笑了笑,拍了一下小風的頭,說:「你啊,就知道佔我便宜,萬 一把我挑逗得有感覺了,可是你自己遭殃的哦!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買著這便宜的 機票。」

小風低頭在小路耳邊說:「那要是我幫你買下一班飛機的機票呢?」

小路秀眉一蹩,掐了一下小風的腰,小聲地回應了一句:「那你現在還不快 去買?」

小風大笑了兩聲,說:「得令。」

看著小風拿著她的身份證去買票的背影,小路自言自語的說:「這是我在X 市的最後一次放縱了,小風學長,我要離開了,以後再也不會有交集了。」

「啊啊啊……死人……你舔得我……好舒服……捏我的……大奶……我好喜 歡……啊……你的……大雞巴……硬了嗎……嗯嗯……」嬌媚的呻吟聲在機場酒 店的房間裡迴蕩著,一時間春意盎然。

小路雙腿M字型大開,背靠著窗戶坐在飄窗上,小風則是跪在地上,埋頭在 小路的小穴前舔弄著她的陰戶,同時用手指時不時地抽插幾下,讓小路不禁嬌喘 連連。

舔了一會兒,小風站起來,早已挺立的雞巴正雄糾糾地對著小路的臉,小路 迷離的雙眼看著眼前的粗壯之物,小手緩緩地套弄著,舌尖輕輕的舔弄著馬眼, 進而小嘴微張,把小風的龜頭含進了嘴裡,賣力地吸吮舔弄起來。

小風拉著小路的肩膀讓小路站起來,轉過身背對著他,雙手扶著窗戶,屁股 向後高高翹起,小風扶著雞巴頂住小路的小穴口,說:「小路,你還是這麼騷, 我就喜歡看你這嫵媚的表情。」

小路一手向後探,握著小風的雞巴往自己的小穴口插去,口中呻吟著:「死 人……別挑逗我了……快點……進來……給我吧……我騷……還不是……被你給 弄的……快點……進來嘛……好學長……好哥哥……好老公……給我吧……小穴 癢死了……」

小風雙手扶著小路的柳腰,下身用力向前一挺,雞巴整根沒入了那潺潺流水 的桃源之地,還是依舊的緊緻濕滑,層層嫩肉把雞巴包裹得緊緊的。

小路隨著這深深的插入,呻吟聲也高亢了起來:「啊啊啊……進來了……好 漲啊……你的大雞巴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幹我吧……操我吧……我要你給我……」

小風的抽插由慢至快,不一會兒,「啪啪啪」的肉體撞擊聲夾雜著水聲迴蕩 在房間裡,小路那不斷的呻吟也無法蓋過這聲音,反倒是讓房間裡的氣氛更加淫 靡起來。

小風把小路放在單人沙發上,把小路的雙腿大大分開掛在兩側的扶手上,屁 股坐在沙發邊緣上,小風半蹲著身體,雙手握著小路的腳踝,雞巴「滋」的一聲 擠進了粉嫩卻早已是濕潤不堪的小穴中。

小路雙手死死地掐著小風的手臂,放浪地呻吟著:「啊啊啊……這姿勢…… 好羞人啊……插進去了……好深啊……都進來了……用力啊……操我……操爛我 的小穴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太深了……受不了了……我要去了……我要到了……啊 啊……」

小路渾身一顫,在小風的用力抽插下達到了高潮,渾身一軟,雙手無力的扶 在小風的胸肌上。小風抽插的速度也放緩了下來,鬆開了抓著小路腳踝的雙手, 俯下身子,吻住了小路的櫻唇,雙手環抱著小路的細腰。而小路的雙腿在沒了束 縛後,緊緊地纏繞在小風的腰間,被小風雙手用力一帶,把她整個人抱了起來。

小風向後退了兩步,坐到了床上,扶著小路的細腰開始緩緩地上下移動著, 一陣陣酥癢的感覺從小穴裡傳來,小路雙手扶著小風的肩膀,開始自己緩緩地移 動著身體。

沒多久,小風便平躺了下去,小路跟著一同俯下了身子,小風雙手揉搓著小 路的大奶,兩人四唇相交,激烈地吻在了一塊。

吻了好一會兒,小路感覺自己體力已經恢復了一點,便坐直身子,蹲坐在小 風的身上,連接點正是小穴和雞巴深深的結合之處。小路雙手撐著小風的胸肌, 開始在小風的身上馳騁著,身體拋動的速度越來越快,一陣陣臀浪跳動,大奶也 在小風的雙手中變換著形狀。

小路一頭飄揚的秀髮隨著後仰的頭部和拋動的頻率,猶如舞蹈的精靈,而伴 奏的正是小路那忘我的呻吟聲:「啊啊……小風……舒服嗎……小路被你的…… 大雞巴……操得……好爽啊……我好舒服……小穴裡……好熱啊……你揉得…… 我的……大奶……好爽……你喜歡不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

小風一邊時不時挺動腰身配合著小路的拋動,一邊說:「小路,每回操你我 都覺得這麼舒服,你的大奶也是我上過的女人裡最好看的,最柔軟的。」

小路繼續拋動著翹臀,呻吟著:「嗯……以後就……沒機會了……今天…… 是最後……一次了……給我……用力點……把我……操夠了……操我啊……我要 你……我要……大雞巴……幹我……」

小風雙手抄起小路的屁股,讓小路拋動的幅度更大,每一次坐下,小風的雞 巴都是深深地插入小穴中。沒過一會兒,隨著高潮的臨近,小路的呻吟聲又變高 了:「嗯嗯……啊啊……我又要到了……雞巴……好熱……好燙啊……小穴要被 操爛了……死小風……你操壞了……我以後……咋辦啊……但是太舒服了……不 要停……不管了……操我吧……你們不是喜歡說日

嗎……來吧……日

死我吧…… 日

我的……騷穴……玩我的……大奶……給我吧……」

小風聽著小路那浪蕩的叫床聲,笑著說:「我日

死你這小騷貨,全他媽射給 你!」

小路聽到小風的話語,感覺又興奮了幾分,呻吟著說:「日

死我……我是騷 貨……來幹我……來日

我……來操我啊……都射給我……我要你全射進來……射 死我吧……小穴要……你灌滿它……幹我……啊啊……我又要到了……去了…… 啊啊啊啊……」

隨著小路的高潮,陣陣緊夾的快感讓小風不由得雙腿繃直,兩人私處的結合 已然是緊密不分,一股股濃精隨著陰囊的收縮,噴發在小路那讓人澆灌了不知道 多少次,但依然緊緻的小穴中。

而小風的射精,更是讓小路的高潮攀到了頂峰,身子一軟,趴伏在小風的身 上,兩個大奶壓在小風臉上,雙手抱著小風的頭,高聲地呻吟著:「啊……全進 來了……好多啊……好燙……小騷穴要被燙壞了……啊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」

小風掙扎了幾下,把頭一偏從小路的大奶下移開了,微帶喘息地說:「你倒 是舒服了,可差點把我給弄窒息了。」

小路無力地伏在小風身上,聽到小風的聲音,不由得「噗哧」一笑,也嬌喘 著說:「你不是喜歡麼?讓你好好……享受一下嘛!」

小風翻身把小路壓在身下,兩人四目相對,又擁吻在一塊。小風的吻從小路 的嘴遊移到了胸前,在兩團白嫩的乳肉上點綴著兩顆略帶暗紅的凸點,小風直接 咬著其中一邊,用力地吸吮著,隨後又啃著柔軟的乳肉,直至雙乳上都分別留下 了一個深深的吻痕。

小風又再次和小路親吻在一塊,說:「這兩個是我留下的印記,嘿嘿,證明 曾經你和我在床上一起快活過。」

兩人一邊擁吻一邊在床上翻滾著,小路的雙腿再次纏上了小風的腰身,隨後 便傳來一聲嬌媚的呻吟:「嗯……又來了……」

************

當小風再次把小路送到機場的時候,已經是晚上八點,距離飛機起飛只有一 個小時不到的時間了,整整一個下午,他們倆都在酒店的房間裡顛鸞倒鳳,小路 被小風足足帶上了近十次的高潮,而小風也在小路體內發射了五次,幾近瘋狂的 淫亂彷彿在為小路的過去譜寫了完結的樂章。

機場登機口,小風輕輕地抱了一下小路,說:「好了,我就送你到這了,到 了G省,一切你自己都得小心。」

小路點了點頭,堅定地說:「嗯,我知道的,這次不會說再見了,因為可能 真的是再也見不到了。我走了。」

小風那陽光帥氣的笑容再次浮現在嘴角,小路也甜美地一笑,轉身走進了登 機口。

隨著飛機轟鳴聲,晚上的11點半,飛機已經降落在G省的省會G市機場, 晚上冷清的機場,小路獨自走出出口,南方的夜風中也帶著一絲濕潤的感覺。春 末夏初的G省,早早的便已經有了炎熱的感覺,相比北方四季分明的天氣,濕熱 的感覺讓小路剛走出機場便已細細的出了一層香汗。

她雖然已經查過天氣,換上了短袖的黑色雪紡襯衫和米黃色的休閒西裝小短 褲,但汗水還是止不住的把胸前那薄薄的雪紡布料給染得有了一些透明,貼在身 上,緊緊地勾勒出那讓人慾火上漲的身材,北方女生高挑的身材也讓小路在機場 大巴的等候區成為一道讓人眼前一亮的風景線。

剛剛坐上大巴的最後一排,空調的涼風讓小路覺得一陣愜意,不禁輕輕的拉 動胸前的衣襟,好讓自己能夠涼快一點。隨著衣襟的扇動,胸前的雪白和事業線 也若隱若現,讓同和小路坐在一排的兩個男人忍不住偷偷側目,而小路那大大咧 咧的性格卻是渾然未覺。

隨著大巴的發動,一路上晃晃悠悠,而下午和小風連番床戰的小路在經過三 個小時的飛行後,也感覺睏意連連,漸漸地靠在窗邊合上了眼。

在模糊的睡意中,小路隱約覺得胸前不時有東西拂過,以為是隔壁的人也是 睡著了,不小心碰到而已,也沒多在意。但沒過多會兒,小路便感覺到一隻手撫 上自己的大腿,更要命的是,這隻怪手一邊撫摸著一邊往小路的大腿上方摸去。

此時的小路才意識到,有人在佔自己的便宜!瞬間清醒過來的小路猛地捉住 了那男人的手,輕聲喝斥:「你想幹什麼?」

那男人不但沒有被嚇到,反而還一臉壞笑,用夾雜著G省方言的普通話說: 「小妹妹,怕什麼啊?你的大腿這麼白,讓哥哥好好摸一下也不吃虧啊!」

小路甩開男人的手,慍怒道:「拿開你的髒手!司機,前面我要下車。」司 機沒在意後面的動靜,稍微往前開了一點便把車靠邊停下,讓小路下車拿了自己 的行李,而小路卻沒注意到,剛剛在她旁邊坐著的兩個男人也在她後面下了車。

小路剛拉著行李走出沒兩步遠,便被從後趕上的兩個男人一前一後的圍著, 還是那個猥瑣的男人笑著說:「小妹妹,走那麼快幹什麼?看你樣子應該還在讀 大學吧?哥哥帶你去玩一下,讓你體驗一下學生沒辦法體驗的生活怎樣?」

小路杏目怒瞪,說:「你他媽快點滾開,別攔著我!」

小路身後的男人也開口了:「嘿嘿,這小妹妹還挺潑辣的麼,這樣的在床上 才叫得大聲啊!」

小路再傻也能聽出這兩個男人想對她幹些什麼,人生路不熟的她只好大聲地 呼喊起來:「救命啊!有人要強姦啊!」

沒想到這一喊還真的有用,不一會兒,一個大嗓門的聲音吼道:「誰他媽敢 在老子的地盤上鬧事兒,不想活了是吧?」只見從不遠處的巷子裡走出一個身高 接近一米九、肌肉橫虯的壯漢,身後還跟著十來號人,一下子就圍了上來。

壯漢開口說:「美女不用怕,我是這附近的老大,我們東北人最他媽看不起 這些欺負女人的男人。你們兩個識相的趕緊給我滾,可以在附近打聽打聽我虎爺 是什麼人。」

兩個男人看到這個陣仗,嚇得趕緊拿著東西一溜煙地跑了。小路在X市和T 市,在大明的陪伴下倒是見過這些陣仗,而且當初在G市昊天會的一幕,更是讓 小路對這些所謂的黑道不存在懼意。

那個名叫虎爺的壯漢走到小路面前,說:「沒事兒吧?」小路點點頭,說: 「謝謝,我沒事兒了。這裡是哪裡?我要去PY區要怎麼走?」

壯漢楞了一下說:「這裡是BY區,離PY區遠著呢,你打車過去最快也得 差不多四十分鐘,而且這附近一般都不怎麼好打車。你是在PY區訂了酒店?」

小路再次點了點頭,說:「是的。那能不能麻煩您幫我叫一下出租?」

虎爺面露難色地說:「這麼晚了,出租車一般都不大會往這邊跑了,要不這 樣,這附近倒是有幾家酒店,你可以先住著,你可以報我虎爺的名字,都會給你 打折的,明天早上這邊就好打車多了。」

小路想了想,說:「那謝謝您了,我自己再想想辦法吧!」

虎爺擺了擺手,說:「沒什麼,這大晚上的不安全,你一個小女生,要不要 我安排兩個小弟送你到酒店?」

小路想起了剛剛那兩個男人,還有點後怕,連忙說:「不用了不用了,我自 己找找就好了。」說完,小路連忙轉身拉著行李就往前走去,看見一家外面裝潢 還算有點檔次的酒店,連忙走了進去,到前台問:「不好意思,請問你們這裡還 有房間嗎?我想要一間大床房,一個晚上。」小路猶豫了一下,還是沒有報出虎 爺的名字,而是按照酒店的前台價給了錢入住了。

上到酒店房間,小路把門給反鎖好了,把行李放好,拿出了替換的衣服,打 開空調,便朝浴室裡走去……沒多久,浴室裡便升騰起了水霧,小路在蓮蓬頭下 沖洗著那讓人血脈賁張的身材,但卻完全沒注意到,浴室的門被悄悄地打開了。

正當小路閉著眼睛,享受著淋浴的舒服的時候,一雙有力的臂膀從身後緊緊 地抱住了她,用力地揉搓著她的兩個大奶。正在洗頭的小路被水沖得沒辦法睜開 眼睛,只能胡亂地在那裡掙扎,嘴裡罵著:「你是誰?快點滾出去啊!你想幹什 麼……」

但任由小路怒罵掙扎,也沒辦法抵擋胸前的敏感帶被人挑逗的感覺,而更要 命的是,身後的男人沉重的呼吸落在小路的耳朵上,噴出的熱氣更是讓這水霧彌 漫的浴室裡的溫度彷彿又上升了幾分,小路的反抗依舊,但小穴裡已經在這燥熱 的感覺中變得濕潤了起來。

身後的男人彷彿知道小路的身體已經有了反應,一根火熱的硬物已經抵在小 路那圓潤的屁股上,而小路則是自己毫無察覺的把屁股向後微微撅起,硬物已經 滑到了小路那漸漸流出淫水的小穴口上。

緩緩地,那火熱的硬物開始侵入小路的小穴,感覺到小穴口被撐開的小路身 子一軟,怒罵依舊,但掙扎卻已變得無力。

隨著硬物的侵入,一點點地插進了小穴的深處,那脹滿的感覺讓小路的情慾 彷彿找到了宣洩的出口,淫水潺潺流出,口中的怒罵也不知道何時變成了輕聲的 呻吟:「嗯嗯……你是誰……你要幹嘛……拿出去……不要啊……」

當感覺到小穴內的硬物緩緩地抽出,再一次重重地插入,小路整個人再也沒 辦法保持理智,呻吟的話語也從拒絕轉變成了迎合:「啊啊啊……進來了……你 是誰……你的……大雞巴都……插進來了……啊啊……好脹啊……太用力了…… 會壞掉的啊……」

小路在再到G省的第一個晚上,始終還是沒能逃脫被陌生男人插入的結局, 這一次的出走,會不會是小路另一段人生經歷的開始呢?

(待續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新章又跟大家見面了,依然是《異地女友》系列,依然是大家熟悉的小路, 但這部將會是本作的最後一部了。

這一次的視角改成了上帝視角,對於小弟來說是一次嘗試和挑戰,希望大家 也能看得過癮,同時也是為前一章結尾時的那消失的一年時間做一個補完,算是 想給《異地女友》這篇文章劃上一個句點吧!

再一次希望大家能支持小弟,謝謝!



消失的時間

作者:skylaoww 2014/04/07首發於:春滿四合院

(第二章)虎口脫身

簡單的酒店房間內,只有一個行李箱在地上打開著,裡面的胸罩彷彿是在告 訴大家,它的主人有著36D的誘人胸器。

如果此刻有人在浴室門外,裡面傳來交媾的聲音會讓人不禁慾火沸騰,肉體 撞擊的「啪啪」聲在熱水的作用下顯得更加清晰,而在水霧彌漫中,一個嬌媚的 女聲在呻吟著:「嗯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你到底……是誰……怎麼會……這麼 粗……這麼硬……要被……幹壞了……我要……不行了……小穴……好麻……好 爽啊……幹我……用力啊……」

小路雙手扶著浴缸邊緣,屁股向後高高撅起,一根粗壯的肉棒在小穴裡瘋狂 地抽插著,猶如打樁機一般,沒有絲毫的憐惜。

直到現在,小路都沒有辦法看到身後那操幹著她的男人到底是誰,一下下被 撞擊著小穴的最深處,讓小路敏感的身體完全沒有辦法拒絕這種情慾的快感。

在這個對於小路既熟悉又陌生的G市,小路沒有一個可以信賴的人的聯繫方 式,這一刻,她有點後悔為什麼沒有告訴大明自己來了G省。但短暫的清醒,隨 著兩個大奶被男人粗暴的揉搓帶起的微微疼痛,還有那乳尖被刺激的快感再一次 淹沒。

這時候,男人的抽插速度越來越快,每一次都重重地把整根肉棒插入小路的 嫩穴中,小路感受到了高潮的到來,不由得高聲呻吟:「啊啊……我要到了…… 不行了……太用力了……啊……給我吧……射進來……我要到了啊……給我…… 快點啊……」

小穴內一陣陣緊縮的吸吮感,讓男人也不禁吸了一口涼氣,隨著一下用力的 撞擊,彷彿整根肉棒都要擠進小路的嫩穴。馬眼噴湧而出的精液澆灌在小路的小 穴深處,小路渾身一陣輕微的抽搐,腳下一軟,身後的男人卻眼捷手快地攬住了 小路的蠻腰。

身體裡的肉棒在射精後緩緩變軟,卻仍有相當的長度,沒有完全滑出小穴。 小路有氣無力地喘著粗氣,卻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,那男人已經把她扛在肩上, 她無法看到男人的長相,只能看到男人背後紋著的一隻下山猛虎。

很快,男人把小路扔在了大床上,小路這時候才看到這個男人的長相,竟然 是剛剛救了她的虎爺!小路有點吃驚,但想到自己剛剛已經被他弄得高潮連連, 便只是拉過被子把自己身子蓋住,故作鎮靜地問:「你想幹什麼?」

虎爺咧開大嘴笑了笑,說:「美女,你覺得俺想幹啥?用俺家裡的話說,俺 想日

你,用G省的方言說,俺想屌你,這樣你清楚了吧?」

小路臉上一紅,說:「你是怎麼進來的?你就不怕我報警嗎?」

虎爺從一旁的褲子裡掏出自己的手機,扔給小路,說:「你可以試一下打電 話去報警,我陳虎在這附近要連這點事兒都解決不了,我還用混的?你信不信你 打完電話,我就喊來一幫小弟一人幹你一次,再賣你去接客賺錢?」

小路拿著手機,卻沒敢打電話報警,陳虎接著說:「這是我看的場子,你覺 得我要進個房間難度有多大?再說了,你這騷貨剛才不是讓我操得挺爽的嗎?這 邊不少場子裡都是從北方來的美女在賣,你敢說你不是來賣的?」

小路杏眼一瞪,怒罵道:「你把我當什麼人了?我告訴你,我是大學畢業來 這邊實習的,不是你說的那些髒女人!」

陳虎又笑了起來,說:「我知道啊,剛才我看到了你的學生證了。嘿嘿,這 樣吧,今晚你好好伺候你虎爺我,明天我就送你走,就當作是你報答我今晚救了 你。要不是我,今晚你早就被那兩個男人弄了。」

小路沉默了一下,陳虎走到了她的面前,奪回了自己的手機,說:「小路是 吧?趕緊來替我清理一下,不然我一個電話讓人來拍點你的照片,你也會很麻煩 吧?」

又是要小路報恩,又是威脅小路,陳虎這一軟一硬之下,小路拒絕的底氣更 加弱了,看著眼前那雖然疲軟,但卻沒變小多少的肉棒,再想到剛剛被這肉棒插 入的充實感,小路雙眼有些迷離,微微張開小嘴把龜頭含進了嘴裡,舌頭輕舔著 馬眼,時而繞著龜頭打轉,時而深深的含入嘴中,疲軟的肉棒漸漸變得硬挺。

陳虎從小路口中抽出肉棒,蒲扇般的大手一下把小路蓋住身體的被子掀開, 小路那誘人犯罪的胴體再一次完整地展露在陳虎面前,陳虎雙手把玩著小路的大 奶,說:「小騷貨,你這奶可真大啊,36D的手感真他媽好。」

小路無力地半倚在陳虎懷裡,陳虎的呼吸和說話傳來的熱氣噴在她的耳邊, 讓小路不由得臉色微紅,半瞇著眼睛,享受著大手在雙乳上的愛撫。隨著陳虎的 手慢慢地向下滑動,小路的雙腿微微分開,由得那手探入濕濡不堪的小穴中。

陳虎雖然是一個粗人,但玩弄的女人也已經是難以計算,熟練的手法在小路 的小穴上愛撫著,手指在陰唇上打著圈,感覺到淫水潺潺流出,用手指輕輕按壓 著小穴上的凸起,緩緩地揉動著,另一隻手的中指一個個指節地慢慢插入小路的 小穴中,輕輕抽插著。

小穴傳來的酥麻感覺讓小路嬌喘連連,一手向後摟著陳虎的脖子,一手握著 陳虎的肉棒輕輕套弄,螓首後仰,向陳虎索吻,四唇相交,舌頭交纏在一起。舌 津交換中,小路的呼吸更加急促,直至熱吻結束,小路不由得輕聲呻吟著:「虎 爺……操我……我想要……大雞巴……」

陳虎一笑,說:「嘿嘿,就喜歡美女求我幹,這就滿足你。」

陳虎讓小路躺在床上,雙手扶著小路的膝蓋,跪坐在小路雙腿中間,龜頭抵 著小路的小穴,一點點地開始擠了進去。小路雙手扶著他的雙臂,小嘴微張成了 「O」型,秀眉微蹩。

陳虎就這樣慢慢地抽插著小路,每一次肉棒都只插到三分二便抽出,小路彷 彿得不到滿足一般輕聲呻吟著:「再進來……給我嘛……我想要……你的……大 雞巴……整根……都進來……求你了……虎爺……虎哥哥……操我吧……」

聽著小路那嬌聲哀求,陳虎沉腰向前一挺,整根肉棒便沒入到了小穴中。小 路被這一下插入,不由得雙腿纏緊陳虎,陳虎改成雙手撐床,賣力地抽插起來。

小路整個人如同八爪魚一般緊緊摟著陳虎,隨著他的抽插,抑制不住地高聲 呻吟著:「啊啊……好深啊……怎麼會……這麼大啊……你要……操壞我的…… 小穴了……要被……抽爛了……啊啊啊……虎爺……虎哥哥……不要停啊……給 我……操我啊……用力地……插我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

陳虎用力地操弄著,一邊低聲說:「小騷貨,舒服吧?虎爺的大屌不錯吧? 嘿嘿,你不是大學生嗎?叫幾句英文的來聽聽,小日

本拍的不帶勁兒,你虎爺我 最喜歡看外國那些大奶子大屁股的,你他媽奶子也夠大,再叫帶勁兒點!你叫得 越帶勁兒,虎爺越用力操你。」

小路聽著陳虎的話,雙腿夾得更緊,呻吟聲也更加放蕩:「啊啊啊啊……虎 爺……再大力點……小路叫得……會更好聽的……啊啊……COMEON…… FUCKME……ILOVEYOURBIGCOCK……IAM ABITCH……啊啊啊……不會叫了啊……操我吧……用力啊……FUCK MEHARDER……不要停啊……DON’TSTOP……給我……我要 你的……大屌……幹死我啊……」

配合著小路那中英文混雜的放浪叫床聲,讓陳虎那根粗暴的神經也被調動了 起來,把小路翻過身子,跪趴在床上,雙手扶著小路的腰,又一下到底地深深插 進了小路的小穴中。

這個姿勢讓小路感覺被插入得更加深入,而陳虎則是隨著一下下的深插,蒲 扇般的大手拍打在小路的翹臀上,瞬間小路那白嫩的肌膚上便出現了一個鮮紅的 巴掌印,而隨著巴掌不斷地落下,小路半邊翹臀早已是紅腫了起來。

小路被打得吃痛,但陳虎那每下都直抵小穴深處的用力抽插,讓小路在疼痛 的同時,麻癢的快感直接攀升到了快感的邊緣,呻吟聲也越來越高:「嗯嗯…… 虎爺……打得我……好痛啊……但插得我……好爽啊……好深啊……這姿勢…… 好舒服……小路……的屁股……手感……好嗎……虎爺……再用力……一點…… 小路……馬上就……到了……給我啊……啊啊啊……操死我……幹我……你的大 屌……再給我啊……」

陳虎聽著小路那越來越高的浪叫,小穴裡傳來的收縮以及小穴深處那一陣陣 吸吮的感覺,讓他的肉棒也是感覺到陣陣發脹,那已經在崩潰邊緣的精門也即將 失守。

只見陳虎雙手死死地掐著小路的柳腰,腹肌與小路的翹臀相撞,而且夾雜著 淫水的聲音越來越頻密,在小路的呻吟聲中,陳虎也低吼著:「操你媽屄,這大 學生真他媽會夾,雞巴都快被你夾斷了。我操,射死你這騷貨!」

陳虎的精關在小路的小穴中宣告失守,大量的精液噴湧而出,直射在小路的 小穴深處,小路不禁上半身軟趴在床上,渾身發顫地嬌喘著:「啊啊啊……怎麼 還……這麼多……燙死我了……都進去了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不行了……」

陳虎一把抽出肉棒,把身子發軟的小路給轉了回來,仍然在噴湧著的精液便 射落在小路那豐滿的大奶、平坦的腰腹以及那精緻的臉龐上,黃濁的精液在白嫩 的嬌軀上甚是扎眼。

只見小路的眼睛上、臉頰上、頭髮上,全都掛著零零散散的精液,嬌喘著的 小嘴中也被射進去了不少,嗆得小路直咳嗽。而剛咳了兩下,陳虎便把半軟不硬 的肉棒再一次放到了小路的櫻桃小嘴上,小路無力地張開小嘴,任由陳虎把肉棒 放在嘴裡抽插,舌頭輕舔著龜頭和棒身。

小路那170的身高,在陳虎那高大的身形下,如同無辜的羔羊面對著即將 撲食的猛虎,只能放棄了抵抗,享受著這讓她再一次情慾噴發的高潮。

陳虎走進浴室,打開了浴缸的水龍頭,把小路用公主抱給抱了進去,和小路 一起泡進浴缸裡,溫柔地擦洗著小路的身子。這時候的小路已經從高潮的餘韻中 恢復過來,感覺到陳虎溫柔的撫摸,不由得臉上泛起一陣紅暈,低著頭任由陳虎 邊洗邊愛撫著她那敏感的身體。

隨著陳虎的大手不時地滑過小路的雙乳、小腹、大腿內側這些敏感的地方, 小路那還未完去散去的情慾又有了抬頭的感覺,不由得夾緊雙腿,上半身仰靠在 陳虎身上,螓首後仰著,迷離的雙眼看著陳虎那不帥但充滿男性陽剛的側臉。

陳虎彷彿感覺到了小路身體的變化,轉過臉和小路四目相交,凝視了片刻, 低下頭吻上了小路的雙唇,這一吻有如乾柴烈火般,迅速地點燃了小路情慾的餘 燼,從四唇的稍碰即分,到四唇相交,再到舌津交纏。

陳虎一邊吸吮著眼前這個充滿誘惑的青春肉體的津液,一邊雙手用力地揉搓 著那兩個豐滿而富有彈性的大奶,讓小路的大奶在他的手上變換著各種形狀……

************

凌晨三點的G市市區,仍然是燈火通明,在這南方的省會不夜城中,夜生活 在各個房間裡交替上演。

酒吧裡的美女們,在洗手間的間隔裡讓人借酒亂性;桑拿裡的小姐們,在桑 拿房裡為金錢的誘惑賣弄著騷態;出租屋裡的大學生情侶,在房間裡以愛為名揮 霍著青春;酒店裡的情人們,在房間裡相互索求著對方的肉體,或是為情,或是 為財,或是……為性。

在這BY區的小酒店裡,那2米寬的大床上,陳虎仰躺在床上,面帶邪笑地 看著身上那不斷拋動翹臀的嬌軀。小路一手撐在陳虎的胸口,不斷地拋動著自己 的粉臀,一隻手揉搓著自己那隨著拋動的節奏,不規則地跳動著的大奶,螓首微 微後仰,一頭瀑布般的秀髮散落在身後,也在空中亂舞著。

嬌媚得如同發嗲的呻吟聲,不斷地從小路的口裡傳出:「啊啊啊啊……好哥 哥……好虎爺……你的大屌……讓小路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小路……忍不住要…… 被你操……被你幹……我要你的……大雞巴……操我……這姿勢……好深啊…… 幹得……小穴……太舒服了……小路……不行了啊……嗯嗯嗯……好哥哥……操 死我吧……用力啊……」

一邊呻吟著,小路一邊伏下身子,雙乳緊貼著陳虎的胸口,櫻桃小嘴微微噘 起,在向陳虎索取著熱吻。

陳虎吸吮著小路那柔軟靈活的香舌,雙手扶著小路的翹臀,腰身上挺,快速 的抽插了起來,小路只能發出「嗯嗯」的嗚咽聲,被這一輪攻勢弄得全身癱軟, 而下身的快感讓小路的陰道不斷地收縮,高潮也隨之而來。

隨著陳虎的動作越來越快,腰身上挺,肉棒深深地插在小路的小穴深處,再 一次把精液發射在小路的身體裡。

高潮過後,小路枕在陳虎的手臂上,渾身發軟地靠著陳虎那結實的身子。這 時候,陳虎的手機響了起來,陳虎看了一眼,扶起小路,示意讓小路清潔他的肉 棒,而小路也乖巧地跪趴在床上,把那已微微疲軟的肉棒含進了櫻桃小嘴中。

陳虎接起了電話,說:「有什麼事快說。」

電話那頭傳來陳虎小弟的聲音:「虎哥,剛才你讓我們查那個美女的底,我 們查到了,但不敢說。」

陳虎眉頭一皺,看了一眼在胯下賣力舔弄的小路,說:「有話快說,有屁快 放。」

陳虎小弟猶豫了一下,說:「這個女人……和昊天會有點關係,傳聞前段時 間昊天會俊傑出事,就是因為這個女人。」

陳虎一聽小弟的話,頓時楞住了,胯下的肉棒也完全軟了下去,小路吐出肉 棒,渾身無力地爬了起來,走進了浴室裡。

小路從浴室裡出來後,已經是淋浴完穿好了衣服,也沒有了剛剛在床上的那 股媚態。而陳虎則是半倚著床,抽著煙,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,看到小路出來, 他掐熄了煙頭,臉色凝重地問:「我問你,你和昊天會大明哥是什麼關係?」

小路一聽陳虎的話,整個人都呆住了,半晌才說:「我不想說這些事兒,好 嗎?你的要求我已經滿足了,麻煩你現在離開。」

聽著小路的話,陳虎的臉色變得更加凝重,看上去五大三粗的他,能混上大 哥的位置,腦筋並不笨,看來他的猜測應該是正確的,這時候陳虎內心在暗暗罵 著:『他媽的,想想也是,這樣子的美女,怎麼可能背後沒人,自己這麼好色, 這回可是惹著了不該惹的主。』

陳虎默默想了想,說:「小路,今晚的事情就到這吧!我希望你不要和任何 人提起,如果你需要任何補償,只能是我能力範圍內的,我都答應你。」

小路冷笑了一下,說:「從現在開始,你滾出我的視線範圍,我不想再見到 你。」

陳虎暗自在心裡腹誹了一下:『這他媽真的叫翻臉比翻書還快。』陳虎站起 身,穿上衣服,也沒回答小路,連忙退出了房間,同時吩咐他的小弟對今晚的事 情要守口如瓶。

隨著關門聲響起,小路無力地癱坐在床上,自言自語地說:「為什麼會這麼 快就被人知道,難道注定我逃不出這有你的生活嗎?你不愛我,是因為你覺得我 不懂得愛自己,但是面對著這些事情,我又怎麼能保護好我自己?沒辦法反抗, 我就只好去享受了嗎?我到底該怎麼辦?」

兩行清淚,無聲地沿著那完美的側臉滑落,這凌晨的夜晚,小路只能坐在床 邊凝望著窗外的街景,難以入眠。

清晨六點,天剛剛發亮,小路拉著自己的行李,離開了酒店,打上了車,前 往高鐵站,買上了最早的一趟前往S市的火車票,一個人安靜地坐在空曠的候車 室,等候著前往那個小風告訴她,有他在的城市。

不知道你會不會知道,我一直就在你的身邊,沒有離開過;不知道你會不會 知道,即使你不再愛我,我也選擇了去那個有你的城市;不知道你會不會知道, 我只想能夠遠遠地看見你一眼,卻又怕會被你發現;不知道你會不會知道,我在 沒有你的日

子裡,學會了獨立和堅強。

小路心裡默默地想著,這段旅程的終點就在面前了,不知道你會不會知道, 我和你在同一個城市,走著同樣的路,呼吸著同樣的空氣,看著同樣的風景,卻 不敢和你再有任何交集的心情。

(待續) [ 本帖最后由 tgod 于 2014-8-12 10:26 编辑 ](第1页)(第2页)(第3页)(第4页)(第5页)